内容所属栏目: > 新闻联播 >

神话化的西方艺术与世俗化的东方艺术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6 18:39:09


慢火细焖出的【砂锅笋干鹅】如何修改qq对话框里连接网址的浏览器?一些电视节目导航网站,每天及时更新的所有电视台节目单是有自动更新的源吗?qq空间背景音乐链接制作释迦牟尼是真实历史人物,还是神话传说中的人物?

土地大量无序流转带来的后果?金元宝-饺子《长亭送别》用典欣赏走进非洲--马赛部落教你自制中药养生饮品沐春春之韵【美图共赏】只用烤箱就能搞定的逆天菜?简单到尖叫!给女人的十大忠告“祖宗十八代”你能说全不?下辈子去做鬼【转载】邵雍 《观物内、外篇》回忆,就象缠绵的秋雨[组图]动态象棋实战表演赛减肥营养师推荐减肥果蔬中的10大冠军人民日报:公民房产信息属于个人隐私不能随便查中国百姓为什么喜欢上访?《毛泽东军事文集》(第3卷)全国优秀的教师博客钖忕背鏈?澶т綔鐢?澶忓鍚冨彲娑堟殤娓呰ˉ乡镇自建房:阳宅案例A奇香馋嘴鸭什么样的女人命运会越来越好关于唯美幸福的优美句子iPhone如何不用双击Home键就可以关闭所有程序?留一半友情给自己

PS教程集晚岁闲吟之六火锅底料、牛肉大全、煮留一半友情给自己

神话化的西方艺术与世俗化的东方艺术

神话化的西方艺术与世俗化的东方艺术
    以希腊文明为代表的西方艺术与以中华文明为代表的东方艺术,分属于不同的地域,分于属海洋与陆土文明,分属于蓝色与黄色的颜色特质,分属于两大民族血缘体系,这两种相对来说的文化文明,并无高下远近之分,只在自己的体系内自由运作,同样在各自不同的地域为中心,旁涉其它文化的影响,或者借助于中间体系产生彼此的影响与交融,当然在古代,交通不发达,此种交融并不及当今时代那么频繁而深入,却是从来没有中断过的。

    古代的艺术作品,绘画的部分不及雕塑的部分保存得完整而多样丰富,西方如此,东方亦如此,东方的绘画,尤其是远古的绘画,能够保存下来的原因更多的与墓葬有关,如同保存西汉女尸一般的保存了汉代的绘画,其实又是用衣服的形式保存下来,同样如同西方古代雕塑,东方的艺术同样与石头与器物有关,象汉代的画像砖石就保存大量汉代的视觉映象。

    西方的艺术,与其神化的世界,神话的故事,神话的氛围十分的相关,往往表现伟大与崇高,又与其神话的内容相关,阿波罗,维纳斯,还有诸多的人物,总会出现在西方艺术家的创造中,便是到了今天,仍然有描绘者,虽然是用现代的形式进行的,这恐怕与东方体系十分有异,东方并非没有神话,先不说日本的那些神话带有实用的味道,把自己的民族美化为神的子民,在中华的神话体系中,有两个部分的存在,一个是原本算得上的神话传说,如中国的太阳神羲和,月亮神望舒,还有一部分因为被家族的后人神化或史诗化而由历史变为神话的部分,这个原因与现代用唯物主义过度解读历史有关,不过近三十年来已经恢复了原貌,重新尊重为古代的历史,连伏羲女娲一代都被重新归于中华的历史中,实有其人,只不过是神话化罢了。

    但是羲和,望舒,还有夸父的故事,却是中国神话现实的记录,问题是这些神话,并不十分成为中国艺术家重点关注的题材,远不象西方人如此关注他们的神话,从神话故事中获取灵感来源与描绘对象。从西方的雕塑作品中,美神爱神维纳斯被反复地用来作主料,或者是在艺术家的题材中反复的轮回,一个美神的虚幻故事,被西方艺术家塑了又塑,画了又画,杰出作品代又人来,而我们东方画家雕塑家,并没有这般的习惯与倾向,所图的所雕塑的对象,其实就是身边能看见,能感受的真实人物与花鸟鱼虫,十分的世俗化,虽然宫庭的画家多画宫庭中的人物,贵妇人,皇上,大臣之类,但与神话故事的题材十分的远离。

    著名的汉代帛画为马王堆帛画,还只是汉服中的图案,而非真正意义上的绘画,却给我们留下远古绘画的真实直观的资料,十分的珍贵,那幅画中,神话故事元素出现在上部,只能看着古代人对于天宫的理解,而画中主要的部分,却在中间,那就是汉代曾经的美神辛追晚年的生活场景,图中没有美人年轻时的身影,只是老年的富态,有仆女的环伺,还有下人的跪见,图中没有表现其美丽时代的一面,而是表现其生前的权势,十分的世俗化,这也许与主人与画匠之间的交易有关,画工画匠只是按主人的旨意而图此衣帛,如果是西方自由艺术家,得这样画,表现主人美丽的少女时代为上,虽然今天的辛追复原图十分的美丽,如同今天漂亮的湘妹子,那也只是科学技术所为,并无艺术性的东西在其中,这恐怕是此一帛画在题材上或表现方式上的不合于今天倾向与审美趣味的地方。
    再把视线移到西方,在文艺复兴时代,诸多杰出者是借助神话为自己生色,所谓的文艺复兴,就是回到希腊罗马古典时代,取象于当时的资料,恢复昔日的形式与风貌,回归过去的艺术手法,在题材上回归对神话故事的表达,作为艺术的灵感与创作的动力,这里面还融合了基督教和故事,象米开朗其罗在西斯庭天顶上的所绘,宏伟而壮丽,题材的选择激发其绘画的激情,有内容所图,不象今天的现代画者,包括东方西方的,只是画着小景或者小人,小题材,或者画抽象的意味,当然,那是一个时代的趣味与倾向,强套在今天的艺术运作中十分的勉强。

    古代的东方没有西方那般自由化的雕塑艺术吗,不然,我们东方亦有宏伟的雕塑艺术,只不过仍然没有以神话作为主打题材,而是世俗的现实场景,著名的秦兵马俑就是十分突出的例子,这可能是官方(秦朝官方)的艺术工程,表现的是秦朝的兵阵,或者再现秦王扫六合时的严威与气势,完全是生活化的艺术态势,西方并非没有生活化的作品,有些表现体育生活的裸体雕塑其实是世俗化的,只不过在西方艺术作品中,尤其是评为杰出的作品中,并不占主流位置。

    在文艺复兴时代,艺术家有时其实亦是科学家,最有名的例子无过于达-芬奇,他有一连串的帽子:画家、兵器设计家、解剖学家、数学家、建筑学家,有时他画画,其实是为了解剖,有时他解剖,其实是为了更好地画画,他直视人体,看穿人体内在的构造,与一个东方情调的艺术家或禅师的意味过度的相左,他的画,比如那幅又世俗又有点神话意味的《蒙娜丽莎的微笑》,十分地运用了其科学的知识,所以比例合适,十分完美,这恐怕亦是预示着神话为题材的西方主打产品在他之后时代最终的结束,此后的西方艺术的革命,现代艺术的狂风,席卷而起,把西方神话的神圣化扫得一干二净,不仅艺术手法平面化装饰化,连题材亦世俗化与生活化,造成西方与东方进一步的交融与趋同,世界大同不仅仅是民族在某个熔炉中同化,恐怕连艺术在某些质地上,会进一步的同化,当然,有的人畏惧此种同化,努力保持此种民族与地域特质,却又是一江春水向东流,无法阻挡。
    今天的东方画家会运用西化的手法来追念昔日的东方神话,但不会形成一个潮流,只是个体的所为,多元化的现代没有任何民族可以逃脱时代的态势,交融两个地域的文化文明成了自觉与不自觉的趋向,交通的发达成为催化剂,电脑技术进一步加强了此种交融,人们获取信息,各地域不同的艺术信息与图象资料,已经来得十分的快捷,除非有些人并不在意这些,愿意忘记利用此一工具,退守到某方的一隅,坚持某一处小的地域氛围,坚持独特的文明特质,那样可能是与时代相远离的人,或者是与时代相脱节的人或艺术家。

    另一方面我们需要退步,但不是陈丹青说的退到历史深处,而是退到原始的纯真中,现代艺术的原始主义正是这种意味下的产物,但我们并没有深入到原始的本质中,不仅仅我们的世界尤其是政治军事的突飞猛进实际上在为人类自我的掘墓,连我们的艺术亦有过现代化而失去原本的纯真,所以东方的民族的慢性化,原初化,不过分长大化,无机心化,非攻化更适合人类的永存与艺术的生命力的长久。东方的艺术家,禅师们(这里的禅师仅限于南宗,我们理解禅宗师其实是心灵的艺术家),观看世界是不必深入的深入,不必解剖的解剖,一朵花,一个人,只是四面多角度的观看,并不需要摘下来解剖,并不需要再联想过去的人体解剖知识,只是在四面的角度游目意足地观看对象,获取对对象本质的理解,深入对象的灵魂,不见构造,不见内部的纷杂,没有心染,只有静寂,只有欣然与欢喜,超然于尘心世界,直指对象之心,然后以适当的手法与方式表达出来。

    艺术家忘我在自己的小世界,另一方面外部的强势世界在不断地制造能够消减我们自己的大杀器,因此艺术家需要在心灵上影响人类,实际上又是多么的脆弱,这使你想到宋朝,一个文弱的时代,上善若水,有时快乐有时是悲伤。马克-罗思科期望有现代的神话化在艺术中的涌现,这个思绪,只是在纯真艺术角度上说的,但我们期望艺术有神话的力量,能够影响人类降伏魔心,平息现代进步同进带给我们的不安与失落,尤其是世界沉没(毁灭)的危机。但电脑视频的影响在进一步大过原始的绘画艺术,当然景观雕塑的影响可能大过绘画,但亦有地域的局限。

    似乎说得太远了点,回到西方神话式的艺术样式,我们观看《断臂的维纳斯》此一尊著名的雕塑还能带来多大的感动,能够唤起多大的美感与心灵的洗涤,平静现代思索带来的不安,获得多大的爱心与慈悲心,回归心,返朴心,只能是未知数,另一方面我们东方亦有对应雕塑作品是《卢舍那佛像》,虽然是世俗的美丽皇后为原型,但它是一个有佛法元素的雕塑艺术,我们说是此像为东方美神并不过分,武则天其实算得上唐朝的女神,不然如何获得两代唐天子青睐,只是有艺术的处理,增添神圣的感觉,这又与西方神话题材的作品有趋同近似的倾向,只是有点纯真化,减少肉欲世俗的意味,与东方的倾向相一致,印度雕塑与佛画传入中原,过滤了一点,印度与希腊罗马的联系远比中国密切,所以当印度艺术传入中原,其实等于东方艺术与西方艺术(以希腊罗马为中心)相遥接,间接的相亲。

    西方艺术往往没有一个固定的朝代与民族坚持其血缘与文明,不象中国的文明,持久不断,但西方各不同种族的民族国家会尊重希腊古典艺术的正宗,把其发扬光大,至少在文艺复兴前,坚持神话的主流描绘与塑造内容,然后在近现代才转身更多的文明,东方的,非洲的,拉美的,不再以一希腊罗马文明之独尊,这又附合现代艺术的多元倾向,当然与现代西方思潮上帝死亡的命题相关。现代思潮按中国老子庄子的说法,应当是人类的思维步入老年时代,与其说是成熟不如说离死亡与沉没或毁灭更加的接近,所以有如此的说法是,西方现代人机心太重,当西方还依赖原始的神话故事作为自己艺术创作的主料时,他们的心态还算得上纯真,往后就是不堪回首了。而东方的艺术原本没有神话化过,一直以世俗生活为艺术的主料,却保持纯真的心态,机心并不重,这也是中原周边民族共同的特质,当然亦是中原人有步入现代的智商却并不热心步入现代的世界中去,热忱于自成一统的桃源小境界与秦人村,这也是以英法等欧洲国家过快长大后能够打开中原桃源石门的原因。

    邻近的日本绘画艺术同样是以世俗生活作为主料,尤其是我们熟悉江户时代的浮世绘,完全是生活化的艺术,平民艺术样式,而且还有暧昧,肉欲,但没有西方人那种过度复杂的机心与错乱的思索,而且在当时的社会,浮世绘还算不上被皇室或官方认可的样式,算不上正宗,正宗的却与我们中国唐朝的风范相一致,这样难怪,一个孤寂的列岛,与所谓的神风隔断了元朝胡人的侵入,这样日本的正宗文化仍然是尊重唐朝。

    正如罗思科所言,文艺复兴是反复的,现代原始艺术同样是文艺复兴,只是复兴得更久远罢了,不过这种复兴,只是形式上的复兴,内含上总不如原始人一般的纯真,有实质的区别。因此我们需要的未来的文艺文明的复兴,将不再过分于地域的区别,而是追朔逝去的纯真,找回原本的心灵世界与心灵存在。钱穆已经反反复复地谈论天人合一,这其实是他期望的挽救世界的思想与心灵的疗药,当然老庄的思想同样对于我们时代的错乱亢奋的不安十分有效,墨子的兼爱非攻亦利于世界的和谐,不知现在的西人有多少觉悟者,能够与东方倾向一致,艺术的创作能够深入东方心灵而非平面,线条勾勒的样式,而是深入退步到纯真原始的赤子状态。

    正如今天的美丽的女人在媒体的作用下,加上自己的天然的美丽资质,成为人们公认的女神,艺术的未来亦能创造神话,不仅仅是单纯的艺术形式美,而且希望能够有直指人心的渗透力量,对于未来的人类心灵有所教益。

                           

 

 

神话化的西方艺术与世俗化的东方艺术                 唐画中的美人,算得上当时的女神

神话化的西方艺术与世俗化的东方艺术          汉帛画中的主人,取材不用年轻时代的美丽,是因为显示其权势,不合于今天的审美倾向。

神话化的西方艺术与世俗化的东方艺术

神话化的西方艺术与世俗化的东方艺术

神话化的西方艺术与世俗化的东方艺术
神话化的西方艺术与世俗化的东方艺术


尼泊尔惊现“幽灵学校” 享受拨款却没有学生  只享受拨款,却没有学生?如此“幽灵学校”在尼泊尔有超过300家。据国际反腐败组织透明国际调查显示,这些学校或许只在图纸中,却已接受尼泊尔政府以及海外捐助多年。尼泊尔教育部秘书潘迪特说:“我们一直在致力于推动教育,但我们接受捐款的程序过于简单了。”  “在一些案例中,我们发现只有校舍却不见学生,而另一些案例中,除了图纸什么都没有”,“幽灵学校”调查委员会

尼泊尔惊现“幽灵学校” 享受拨款却没有学生  只享受拨款,却没有学生?如此“幽灵学校”在尼泊尔有超过300家。据国际反腐败组织透明国际调查显示,这些学校或许只在图纸中,却已接受尼泊尔政府以及海外捐助多年。尼泊尔教育部秘书潘迪特说:“我们一直在致力于推动教育,但我们接受捐款的程序过于简单了。”  “在一些案例中,我们发现只有校舍却不见学生,而另一些案例中,除了图纸什么都没有”,“幽灵学校”调查委员会



产品广告